全面解读甲状腺功能(甲功)检查“八大金刚”指标认识妊娠期甲减

admin 次浏览

摘要:在日常门诊工作中,内分泌科医生有时会遇到这样一群就医者,她们是孕妇,因在产前检查的时候被发现甲状腺功能相关的某项指标异常,被建议到内分泌科门诊寻求进一步的帮助。目前甲状腺功能检查非常普遍,面对检查报告的箭头,是否一片茫然?面对高出正常值几倍,甚至十几

在日常门诊工作中,内分泌科医生有时会遇到这样一群就医者,她们是孕妇,因在产前检查的时候被发现甲状腺功能相关的某项指标异常,被建议到内分泌科门诊寻求进一步的帮助。

目前甲状腺功能检查非常普遍,面对检查报告↑↑↓↓的箭头,是否一片茫然?面对高出正常值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抗体指标,是否提心吊胆?今天就甲状腺功能检查中最常见的八个指标解读如下,希望对大甲友们有所帮助。

全面解读甲状腺功能(甲功)检查“八大金刚”指标

  1. 促甲状腺激素(TSH)

怀孕7周的赵女士就是其中一位就医者,她的产前检查结果示

  TSH是测试甲状腺功能的非常敏感的特异性指标,游离甲状腺浓度的微小变化就会带来TSH浓度的显著调整,特别适合于早期检测或排除下丘脑-垂体-甲状腺中枢调节环路的功能紊乱。TSH是甲状腺癌术后或放疗以后采用甲状腺素抑制治疗监测的重要指标。也是妊娠甲状腺疾病重要监测指标之一。

认识妊娠期甲减

这张检查报告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结合我们此次的科普内容,您一定想到了这是一张「甲减」的检验报告。

1、什么是「妊娠期甲减」?

妊娠期甲减是指女性在怀孕期间出现的甲状腺功能减退症,即体内甲状腺不能合成或分泌足够的甲状腺素以满足身体需要。

  增高:原发性甲减,垂体TSH瘤,亚急性甲状腺炎恢复期,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等。

2、哪些是「甲减」高危人群?

  降低:甲亢,亚临床甲亢,第三性(下丘脑性)甲减,药物(糖皮质激素),库欣综合征,肢端肥大症等。

来自甲状腺肿流行区;怀孕前已经确诊为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过去有甲状腺手术史或甲状腺放射治疗史;怀孕前月经不规则;不孕;曾有不明原因流产、习惯性流产、胚胎停止发育、早产、胎死宫内、胎儿生长受限史;有甲状腺肿大;体重增加超过正常孕龄;容易疲劳、乏力明显、少言懒动、动作缓慢、面色苍白、声音沙哑、毛发稀少、眉毛稀疏、腹胀、便秘;健忘、反应变慢、嗜睡、情绪低落;面部浮肿,特别眼眶周围肿胀,眼睑肿胀并下垂;下肢呈黏液水肿,压之无凹陷;关节肌肉疼痛等。

  2. 三碘甲状腺原氨酸(TT3 )

3、哪些检验指标与「妊娠期甲减」密切相关?

(1)促甲状腺激素(TSH)

  TT3是甲状腺激素对各种靶器官作用的主要激素。TT3是查明早期甲亢、监控复发性甲亢的重要指标。TT3测定也可用于T3型甲亢的查明和假性甲状腺毒症的诊断。

其中,TSH在妊娠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参考值:妊娠早期(怀孕1~12周)0.1~2.5 mIU/L;妊娠中期(怀孕13~27周)0.2~3.0 mIU/L;妊娠晚期(怀孕28~40周)0.3~3.0 mIU/L。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美国甲状腺协会(ATA)颁布的最新指南中提出,妊娠早期TSH的参考值上限定为4.0 mIU/L,即妊娠早期(怀孕1~12周)0.1~4.0 mIU/L。

(2)游离甲状腺素(FT4)

  增高:甲亢,T3型甲亢,高TBG血症,医源性甲亢,甲亢治疗中及甲减早期TT3呈相对性增高,亚急性甲状腺炎等。

(3)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

4、「妊娠期甲减」分哪几种?

(1)临床甲减:TSH高于妊娠期参考值上限,且FT4低于妊娠期参考值下限。妊娠早期妇女如TSH高于10mIU/L,无论FT4是否降低,按照临床甲减处理。

  降低:甲减,低T3综合征(见于各种严重感染,慢性心、肾、肝、肺功能衰竭,慢性消耗性疾病等),低TBG血症等。

(2)亚临床甲减:TSH高于妊娠期参考值上限,而FT4在妊娠期特异的参考值范围内。前文提到的赵女士的检验报告即为“亚临床甲减”。

(3)低甲状腺素血症:TSH正常,FT4低于妊娠期特异参考值范围第5或10百分位点。

  3.四碘甲状腺原氨酸(TT4)

认识妊娠期甲减

5、「妊娠期甲减」有何危害?

  TT4是甲状腺分泌最多的激素,TT4的代谢调节同TT3一样,也受下丘脑-垂体前叶-甲状腺轴的控制。TT4的生物活性低于TT3。

对母体及妊娠结局的危害有增加早产、流产、妊娠期高血压的风险;对胎儿的危害有增加死胎、低体重儿、胎儿循环系统畸形、神经智力发育受损的风险。

6、「妊娠期甲减」的控制目标是多少?

  增高:甲亢,T4型甲亢,高TBG血症(妊娠,口服雌激素及口服避孕药,家族性),亚急性甲状腺炎,甲状腺激素不敏感综合征,药物(胺碘酮、造影剂等),高原反应。

  降低:甲减,地方性甲状腺肿,低TBG血症(肾病综合征,慢性肝病,蛋白丢失性肠病,遗传性低TBG血症等),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早期,危重患者。

怀孕1~12周:TSH 0.1~2.5mIU/l;怀孕13~27周:TSH 0.2~3mIU/l;怀孕28~40周:TSH 0.3~3mIU/l。

全面解读甲状腺功能(甲功)检查“八大金刚”指标

  4. 游离甲状腺素(FT4)

  游离甲状腺激素是甲状腺代谢状态的真实反映,包括FT3、FT4, FT3、FT4测定的优点是不受其结合蛋白质浓度和结合特性变化的影响,因此不需要另外测定结合参数,是反应甲状腺功能最为灵敏和最有价值的指标。TSH、FT3和FT4三项联检,常用以确认甲亢或甲低,以及追踪疗效。

  FT4升高:甲亢,T4型甲亢,甲亢危象,甲状腺激素不敏感综合征,无痛性甲状腺炎,低T3综合征,药物(胺碘酮),非甲状腺疾病(急性发热、危重患者等)。

  FT4降低:甲减,亚临床甲减,甲亢治疗中,肾病综合征,药物(糖皮质激素等)。

  5.游离三碘甲腺原氨酸(FT3)

7、「妊娠期甲减」如何监测?

  FT3升高:甲亢,亚临床甲亢,T3型甲亢,甲状腺激素不敏感综合征,结节性甲状腺肿等。

  FT3降低:甲减,低T3综合征,甲亢治疗中,药物(糖皮质激素、多巴胺等)。

怀孕1~20周须每4周检查一次甲状腺功能;怀孕26~32周须检查一次甲状腺功能。

  6.甲状腺球蛋白抗体(TGAb)

  TGAb是甲状腺疾病中首先发现的自身抗体,具有高度种属特异性,是诊断自身免疫甲状腺疾病(AITD)常用指标。

8、「妊娠期甲减」如何治疗?

临床甲减及伴有TPOAb阳性的亚临床甲减应使用左甲状腺素钠片口服治疗。TPOAb阴性的亚临床甲减不推荐也不反对药物治疗,但有高危临床表现(既往流产等)应考虑治疗。低甲状腺素血症则不常规推荐药物治疗。

9、怀孕期间服药对胎儿是否有影响?

左甲状腺素钠片仅有极少的无效数量的甲状腺激素会通过胎盘,在怀孕的不同时期应用,对胎儿没有任何的毒性效应,也不会引发畸形。发现临床甲减和伴有TPOAb阳性的亚临床甲减后,及早使用药物进行有效治疗,能降低妊娠不良结局及后代神经智力发育受损的风险。

  TGAb升高意义:

  1、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阳性率约80%;2、Graves病:阳性率约60%;3、甲亢患者TGAb阳性且滴度较高,提示抗甲状腺药物效果不佳,停药后易复发;4、非甲状腺疾病如类风湿、SLE等有一定阳性率。

全面解读甲状腺功能(甲功)检查“八大金刚”指标

  7.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TPOAb)

  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是甲状腺激素合成过程的关键酶,TPOAb直接对抗甲状腺过氧化物酶(TPO),与甲状腺组织免疫性损伤密切相关,是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的主要原因之一。TPOA与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A ITD)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可通过细胞介导和抗体依赖的细胞毒作用使甲状腺激素分泌不足造成自身免疫相关的甲减,已成为诊断甲状腺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首选指标。

  TPOA升高意义:1、诊断桥本氏病(HD)和毒性弥慢性甲状腺肿(Graves);2、预测孕妇产后甲状腺功能障碍的发生,阳性者易出现甲减;3、对可疑甲减患者,若TPOA升高,有助于原发和继发甲减的鉴别;4、产后甲状腺炎,萎缩性甲状腺、部分结节性甲状腺肿患者,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类风湿疾病、系统性红班狼疮可见TPOA升高。

  8.促甲状腺激素受体抗体(TRAb)

  TRAb又分为两类:甲状腺刺激抗体(TSAb)和甲状腺刺激阻断抗体(TSBAb),前者是导致Graves病的主要原因,后者可能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

  TRAb阳性意义:1、Graves阳性率达90%以上;2、桥本氏病阳性率50%左右;3、预测新生儿甲状腺功能亢进,TRAb可通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引起新生儿甲状腺功能亢进;4、抗甲状腺药物监测:治疗后TRAb逐渐下降,治疗有效。

  注:各指标正常参考值,各检查单位所用方法不同,数值不一样,故不列出。

随机内容